理犹

🍷DOVER🎩
他们是天生一对
いろ、すだ、莲华的迷妹!
ぽいど兄妹是宝藏
每个产粮的小天使都是最棒的

【仏英】我想有个小弟弟!

*小动物设定.梗出自《不一样的卡梅拉3》

*大概是一颗蛋撮合了一对小朋友的故事(×

 

重温卡梅拉系列后产物…满脑子都是“我想有个小弟弟!”

卡梅拉系列超治愈的!记得上次看的时候还是小学生…时隔多年的阅读感觉真奇妙啊(*´艸`*)


-----

 

春天来了,布拉金斯基鸡舍又迎来了一批小生命。大家伙儿都高兴极了,鸡舍整日洋溢着幸福与欢笑。

只有亚瑟小鸡觉得很苦恼——为什么我没有小弟弟呢?如果我有一个小弟弟,我就可以和他玩滑山坡、捉迷藏的游戏了。

“基尔伯特,可以把你的小弟弟借我玩吗?”

“不可以!”德/国小鸡警惕地用翅膀护住路德维希,“这是本大爷的小弟弟!”

“安东尼奥,可以让我和罗维诺玩一会儿吗?”

“不行不行,俺不放心。”番茄小鸡无视弟弟“岂可修岂可修”的大叫,把他抱得紧紧的。

亚瑟连续遭到多次拒绝,顾不上绅士形象,他大叫:“我也要一个小弟弟——!”

“妈妈!”英/国小鸡冲进鸡妈妈怀里,“怎样才能有个小弟弟?”

“亲爱的,鸡蛋的孵化是需要时间的。可是你妈妈生的蛋是全农场最好的蛋,每天农场主都会把你妈妈的蛋拿走。”鸡爸爸摸摸亚瑟的头。

天哪,我永远也不会有一个小弟弟了!粗眉小鸡失魂落魄地坐在木桩上。

“嘿!亚蒂——”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是弗朗西斯!亚瑟猜都不用猜。全农场也就只有弗朗西斯喜欢这种甜腻腻的称呼。

弗朗西斯是一只法/兰/西绵羊。但是他很少呆在隔壁羊圈,隔三差五就溜到鸡舍来。这是一只油嘴滑舌的小羊(亚瑟是这么形容的),非常会讨女孩们的欢心,是布拉金斯基鸡舍的“妇女之友”。尽管他的毛又软又白、做的糕点(青草馅的)美味可口,但这个混蛋总是和亚瑟抬扛!他们几乎见面就吵,有时甚至会动爪动蹄。闹累了,一羊一鸡就躺在草地上睡觉。亚瑟可一点儿也不喜欢他。

“怎么看你萎靡不振的?像吸了毒似的。”小羊弗朗茨紧挨着他坐下。

亚瑟翻了个白眼,“想打架吗,红酒混蛋?”

“好吧。发生什么事了?”小羊挑眉。

于是小鸡把心事告诉小羊。小鸡想,虽然小羊平时老是和他作对,但这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就只有小羊了!他一定有办法解决他的烦恼。然而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

“小弟弟可以和你一起滑山坡、捉迷藏,我就不行吗?”弗朗西斯一下子站起来,“我还能和你打架呢!”他丢下一句让亚瑟摸不着头脑的话就离开了。

亚瑟当然看得出来这位仁兄在生气,只是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气。就算是平时再怎么斗嘴也从来没有生气过呀……

结果到头来,小鸡亚瑟的心事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多添了一个烦恼。他愁苦的皱起眉毛。

“亚瑟,别愁眉苦脸的。”鸬鹚王耀把粗眉小鸡的情绪看在眼里,他想到一个办法,“你可以把鸡蛋交给我孵化呀!我相信那个大鼻子做梦也想不到我的木桶里有颗鸡蛋。”

这可真是个棒呆了的办法!亚瑟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

把鸡蛋交给好心的鸬鹚先生后,亚瑟很快就离开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想,小羊弗朗茨大概误解了他的意思。他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他对自己而言是无可替代的(虽然他估计自己说不出口)。

不过,亚瑟可要白跑一趟了。他心中无可替代的那只羊此刻正躲在一个小山洞里盼望小鸡能无视他下午那句充满醋意的话哩!

 

...

 

于是从这天起,王耀就在自己的窝里孵着柯克兰夫人的鸡蛋。

亚瑟每天都要来木桶里看看自己的小弟弟,然后又去羊圈找弗朗西斯,尽管每次都失望而归(他似乎每次都巧妙避开了亚瑟)。亚瑟想,等小弟弟孵出来后他就天天去羊圈守着,他就不信小羊不回家。

激动鸡心的那天终于来了!蛋壳里的小鸡崽很快就要出生了。如果是男孩,就叫阿尔弗雷德;如果是个女孩,就叫她艾米丽。

亚瑟和王耀正坐在池塘边品茶。正当他们对这种清香甘醇的健康饮品赞口不绝的时候,亚瑟瞥见两只刺猬边跑边抛着……

“天哪!那是我的小弟弟!!”“他们偷走了我的小弟弟!!!”亚瑟抄起一颗石头追了上去。

“要小心点呀——”鸬鹚先生跑不动啦,他担心地在后头叮嘱。

亚瑟紧跟着两个坏蛋,刚出农场就碰到了往这边走的小绵羊。

“弗朗西斯!”亚瑟来不及多想,“没时间解释了,快追上他们!”

弗朗西斯会意,很快就往森林方向包抄。

两只刺猬非常狡猾,他们特意将距离拉开,每次亚瑟或者弗朗西斯就要抓住其中一只的时候他们就把爪中的蛋抛到另一只那里。

小羊弗朗茨看着鸡蛋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拿不到,直接扑了上去。刺猬哥哥吓得缩成一团,蛋掉在地上,咕噜咕噜地转。小羊终于拿到了蛋,但是他的屁股被刺扎了一下。他疼的直哆嗦。

而蛋里的小鸡可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迷之震动!她发出“叽叽叽”的抗议声。

刺猬兄弟瞧见这颗蛋会说话,整只刺猬都不好了。“这个蛋是个怪蛋!快跑!”

等亚瑟赶到的时候,坏蛋兄弟已经不见了踪影。

“弗朗西斯!”他瞧见小羊躺在地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撑着他,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

弗朗西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三个字,愣了一下随即傻笑起来:“傻瓜,该道歉的是我呀。我想过了,我不该那么小心眼的。以后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们一起带他滑山坡捉迷藏,还可以带他去森林里冒险……”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指着地上的一根精心打磨过的木棍,“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他看着亚瑟有些红肿的眼睛,像是下定决心般的深吸一口气,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可是我一想到你有了新的玩伴就很难过很焦虑……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吧?但是我抑制不住它……亚瑟,我喜欢你。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愿意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亚瑟不知所措。他的耳根滚烫,并且有向脸颊蔓延的趋势。他张了张嘴,随即又闭上。

“果然被吓到了吧,”弗朗西斯顿了一下,有些艰难地开口,“就当是开玩……”

“所、所以说不出声就是默认了啊!”亚瑟只觉得脸颊烧得火辣辣,眼神四处乱瞟,“……你知道的,我有的时候比较……呃,不同。”

——想要靠近却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是一样的啊。

弗朗西斯乐呵呵的样子简直蠢透了,但是他也绷不住愉快的心情了。为了维持在小羊面前的形象(虽然对弗朗西斯而言他并没有形象),他马上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背对着小羊说:“起来,走了。”

“哥哥要亚蒂亲亲才能起来~”

亚瑟看着躺在地上耍流氓的小羊,本想说“那你就躺在那里吧”,但是一想到他的伤,最后还是配合地蹲下,轻轻吻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脸颊。

“疼吗?”亚瑟努努自己的尖嘴。

“有一点儿,不过我好高兴呀。”

“叽叽。”正当两个小朋友害羞到不行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甜蜜的气氛。一只顶着蛋壳的小黄鸡好奇地盯着他们。

“……他站在那儿多久了?”

“……不知道啊?”

“他……她是个女孩儿!”亚瑟有些尴尬,“行吧,我想我应该高兴才是。”弗朗西斯则是把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这位小妹妹。

“噢,艾米丽!放下木棍!这可不是一个小姑娘的玩具!”

小艾米兴奋地举起木棍敲了敲亚瑟的头。

“真见鬼!”这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妹妹的力气大得惊人。亚瑟痛苦地揉揉脑袋,“好吧,拿好你的木棍!”

 

...

 

几天后。

“老亚瑟,那天你为什么啄老弗朗的脸?”

“什么东西?我哪有做这种事!……噢等等。你会说话了?!”

 

Fin.


评论(22)

热度(46)